我看Libra的四点精髓

Facebook近期发布的Libra掀起了太平洋两岸的热潮,正面支持者、负面反对者、混淆概念搏眼球者、深入分析鞭辟入里者皆有,吃瓜群众看得云里雾里,不知孰是孰非,其实理解Libra只需回答这四个问题:
Facebook为什么做Libra?
Libra的模式并不新鲜?!
Libra到底是什么?
我们需要如何应对?

 
一、Facebook为什么做Libra?
 诚然,一件事情的缘起往往决定了走向,Facebook发起Libra亦有其本质原因。
先从Facebook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说起:
据Facebook2017和2018年年报分析,Facebook的收入构成主要为两部分,广告收入以及其他收入。
广告收入占到其总收入的98%以上,而这部分收入主要是通过用户数据为驱动的广告变现。但是,Facebook经历了2017和2018两年的“流年不利”:美国总统大选的“数据门”事件和欧盟GDPR的双重打击,原有的主要收入来源面临巨大挑战。
反观其中国对标的产品微信,除了拥有数据变现手段,金融场景下的收入模式更是Facebook梦寐以求
碍于全球缺少一个成熟的跨国家跨地域跨货币的支付网络,Libra的诞生似乎是一个必然结果。
但Libra模式真的是创新吗?
二、Libra模式源自何处?
1792年5月17日,美国24名经纪人在华尔街的一棵梧桐树下聚会,商订了一项协议,约定每日在梧桐树下聚会,从事证券交易并订出了交易佣金的最低标准及其他交易条款。
这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开端,这一天也成为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诞生日。
在此背景下,各家经纪商成立华尔街现代老板俱乐部的方式制定公共管理条例,实现金融市场的自我规范。
 1817年3月8日,联盟会员在梧桐树协议的基础上草拟出《纽约证券和交易管理处条例》,1863年,纽约证券和交易管理处改名为纽约证券交易所,一直延续至今。
所以,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是一个联盟(俱乐部)形式发展至今的全球最大证券交易所。
尽管Libra的联盟思路对于国人来说非常新奇和陌生,很多人将其联系到所谓的“区块链思维”,但其实Libra和区块链思维可以一起追溯到美国人的“俱乐部”思维,最直接的例证就是上述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发起——《梧桐树协议》。
而Libra的模式在纽交所面前只能算是“小巫见大巫”了。
类似的联盟模式譬如大家天天在用的Visa卡,最早发起时是一家全球范围的银行卡联盟;我们的银联支付倒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存在模式。
互联网从业者耳熟能详的Linux在2000年成立了Linux Foundation,用于支持Linux操作系统的发展,使其成为全球唯一能与Windows平分天下的桌面系统。
全球手机操作系统占比最高的Android的底层就是Linux,这个开源系统不仅支撑了几百亿美元市值的RedHat,更是延续了Google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地位。
上述例证还只是沧海一粟,联盟思想的集大成者是现在无处不在的“互联网”,无他!
三、Libra到底是什么?
有人说,Libra就是全球支付宝,咱们的微信和支付宝要小心了,未来的Libra会颠覆你们。
有人说,Libra是美元霸权的新时代体现,从黄金美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到石油美元,未来将进入区块链美元时代,其他全球主流货币如欧元,人民币等要小心了。
还有人说,我们应该做一个自己的“Libra”去与之竞争。
……
所有关于Libra未来的可能演进方向和价值已经被网上的各种版本所囊括:全球跨国界跨币种支付系统、世界货币(当年的“日不落大英帝国”曾经提过bancor协议)、世界央行(世界联储)、被某强势主权国家绞杀,代替IMF的特别提款权,等等。
然而,就像并不知道当年的“梧桐树协议”未来可能发展为今天的纽约证券交易所;就像当年的马云仅怀揣一个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的梦想从没想到会有今天的“阿里帝国”;当年的扎克伯克或许只是为了追女孩儿(小扎否认这个动机)创立Facebook而建立了Facebook帝国。
假设扎克伯格此时出现在闪光灯下,定会感谢各位给Libra提供的观点和思路。
我以为,Facebook创立Libra可能仅仅是为了Facebook的业务转型,打造一个全球支付体系,没想到这么多人帮他脑补了未来的所有可能性。
不过,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以Facebook的财力,请得起足够“牛”的律师,Libra在美国必没有大的法律合规风险,无论是美联储,还是美国参众两院,包括美国政府和司法部门,都不会对Libra产生致命的监管冲击。
还有一点需要补充,前期Libra是以主流法币作为支撑,未来会以各国债券作为支撑,这是最恐怖的地方(此处省略一万字)。
四、我们如何应对?
Libra有几个方面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研究的。
第一,联盟思维模式:国人一直都是“唯我独大”的思考习惯,所以我们发展得比较好的行业联盟都是以zf为核心的管理模式,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同行业间联盟,甚至跨行业联盟,并且多数联盟形同虚设。因为,我们的惯性思维是“同行是冤家”。
Libra的横空出世,仿佛一记响亮的耳光,所有已经成立和正在成立的行业内及跨行业联盟可以反思一下自己,为什么没有真正发挥联盟的自律作用和生态协同效应?
需要给自己的大脑更换操作系统了!
第二,Libra的创立,或主动,或被动(打败你的从来都不是对手,而是新手)地打破了传统世界金融格局,对现有支付系统和各国法定货币都会带来冲击。
我们应对的最好办法:一方面,让我们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加入Libra体系;另一方面,着手建立全新的世界货币体系(也许可参考Bancor协议),但千万不要模仿Libra,一定要超越Libra,因为区块链世界“只有第一,没有第二”。
当然,还有一个大方向上的选择,学习英国:以开放心态而不是敞开大门的方式监管Libra,甚至更进一步,彻底在国内封杀Libra。如果没有针对人民币的Libra承兑商,Libra在国内自然没有落地可能。
但是我们更应该如人民日报旗下《环球时报》英文版所说:全球数字货币竞争时代,中国不能缺席。
反观整个区块链行业,真正有价值且有规模的仅仅有两个(比特币和以太坊)加上俩半个(EOS和USDT)。抄袭是没有任何价值的,要么不做,要么超越。
第三,从监管角度来看,一定要正本清源,不能因为区块链行业的各种乱象而将整个行业一杆子打翻,疏堵结合,激发广大从业者的创新意识,用法律手段整治以区块链为幌子的非法行为,这样才能充分发挥我们在区块链积累的全球能力和资源,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。
第四,对于各类行业的公司而言,如何结合Libra的联盟思路解决某些行业一直以来没有解决的问题,通过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落地相应的解决方案,在产业初期占领全球的制高点,才能在未来的区块链竞争中(必然是全球范围的)中脱颖而出。
The Best or Nothing!

作者:
袁晔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